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日一生

像明天就要死去的那样活

 
 
 

日志

 
 
关于我

我活泼,但决不轻浮,我有牢骚,但决不唠叨,我傻,但有时却比谁都聪明,我浪漫,但不会不着边际,我不沉迷于打扮,但看上去又美好,我很脆弱,但又坚强,我有才气,但很实在,我娇气,但不造作,我骄傲,但不势利,我世俗,但又清高,我美丽,但不卖弄,我机灵,但不狡猾,我爱情不那么顺,但总闷在心里……

网易考拉推荐

浅析《诗经》爱情诗   

2009-07-11 20:28:16|  分类: 诗词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自古以来,爱情就是人们追求的永恒的主题,而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自然也就成为人们对爱情的热切而纯真的希望和祝愿。《诗经》作为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可以说开辟了我国诗歌的一代先河。
    它产生的年代大约上启西周初年,下至春秋中叶,地域涉及今天的陕西、山西、河南、河北、山东和湖北北部一带。如此漫长的时间和如此广阔的空间跨度是任何一部文学作品所难以比拟的,它就像一部周民族从后稷到春秋中叶的发展史,反映了当时的社会面貌和人民的思想感情。其中,描写男女爱情的诗篇占了相当大的比重。
    从描写青春少女对爱情的向往,到男女之间的爱慕追求、约会私赠,甚至写到因爱情受阻和失恋的哀痛,可以说《诗经》全面的探触到了人类灵魂深处的最隐秘、最纯真的感情世界。正如孔子所云“思无邪”,《诗经》正以其朴素的语言讴歌了远古先民的童话般的爱情故事。
    情歌的产生需要建立在男女爱情生活的基础上,《诗经》中如此多的反映男女爱情的诗歌与当时社会的风俗习惯和广阔的社会文化背景是分不开的。《周礼·地官·媒氏》道:“中春之月,令会男女,奔者不禁;若无故而不用令者,罚之,司男女之无夫家者令会之。”可见《诗经》中爱情题材的诗歌是有其根源可寻的。
    在上古时代的中原大地上,上巳节是青年男女借以表达爱慕之情的节日。按照当时的风俗,官民在这一天都要到东流水中洗掉宿垢,祛除不祥,祈求幸福和安宁,名为修禊。《郑风·溱洧》就是描写春秋时代郑国三月上巳节盛况的篇章。“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殷其盈矣”,溱洧岸边,春水涣涣,碧波荡漾,风和日丽,作者开篇即以溱洧两岸宽阔广袤的原野为背景,衬托了郑国男男女女涌向郊外赏春游玩的热闹场面。“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正值青春年华的少男少女投身与大自然的怀抱,陶醉于旖旎的春光,相会已毕,情人还以芍药寄予离情。欢乐的节日虽然已经过去,但手中伊人所赠的芍药却仍然载着彼此对爱情和幸福的祈求,充满对美好明天的憧憬和渴望。郑国风俗,每年春季上巳节时青年男女都在水边边沐浴,经拂除不祥。这是青年男妇相会定情的时间。诗中描写在春水涣涣、游人如织的溱水、洧水岸边,相伴游春,嬉戏谈笑,并互赠芍药。真是情深意长。
    《郑风·山有扶苏》是一篇表现少女对爱情的追求与希望的传世之作。“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山有桥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在这里,扶苏、桥松都是以其高大、挺拔来比喻男子,而荷华、游龙则是用花的娇艳、和柔弱来形容女子。而女子没有等来子都、子充这样的美男子,反而是狂且和狡童。不管这首诗是写女子因为找不到如意的对象而发牢骚还是对爱人的娇嗔和俏骂,都反映了少女对幸福的爱情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同时又因其所充满的欢乐和戏谑的情趣而散发出活泼的生活气息。
    爱情诗在《诗经》中占重要的地位,《诗》三百开篇《周南·关雎》就是一篇男女相思之作,写的是一位男青年热恋一个采荇菜的少女。“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雎鸠在河心沙洲上发出阵阵求偶声,正象征了青年男女的相会。“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诗中的那位淑女就是小伙子所爱的采荇菜的姑娘,而荇菜的左右无方,随波而流也正象征了对爱情的追求。作者由沙洲中追求伴侣的雎鸠想到了自己所追求的那位德馨貌美的姑娘,把最近夜里翻来覆去失眠的痛苦和同她谈情结婚的幻想,写成诗篇表达了出来。
    《国风》中的爱情诗多为“男女相与歌咏,各言其情。”而其代表作当属《秦风·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主人公在秋天的早晨渴望会见自己心爱的人,却只看到河边苍苍的芦苇沾满了白霜,给人以萧瑟冷落之感。心上人在水的另一方,可望而不可及。“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带着日日夜夜的相思,逆着纡折盘曲的水道去和心上人相会,虽然道路漫长又危险,却阻挡不住爱的步伐。全诗采用了回环复沓的形式,随着诗中景物的不断变化,主人公的感情也在一步步深入。道路的曲折漫长又充分展现了他热情追求与失望惆怅相交织的复杂的情感世界。
    既然爱情是人类最纯真的感情之一,那么表达诗人感情的恋歌当然是出自真实内心的肺腑之言。《郑风·出其东门》是一首主人公抒发对心上人诚挚、专一爱情的诗歌。“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在节日聚会里,漫步走出城东门,广阔的原野上,游女成群结队,艳丽的象天上的彩云。虽然眼前美女如云,团花似锦,但是作者却全不在意。这是为什么呢?原来作者有自己的心上人,“缟衣纂巾,聊乐我员。”素白衣裙淡绿巾,快乐灌满我的心。主人公爱的只是一为穿戴朴素的“缟衣纂巾”的姑娘,在他执着、专一的感情面前,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穿着华丽的游原女子却散发不出任何的色彩和光泽。
    对于爱情的坚贞,人们都喜欢用“白头到老”来表达,特别是对青年恋人和夫妻的爱情生活的美好祝愿,而这句话正是化用了《诗经·邶风·击鼓》中的句子。《击鼓》写的是一位被迫服役南行的士兵,他想起临别时和妻子的誓约:“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虽然这是一首表达劳动人民对战争,对无休止的兵役不满的诗歌,但从侧面却反映了人们美好的爱情和生活的理想。
    《诗经》中的爱情诗多是男女相悦、自由恋爱之作,但中国古代社会延续数千年之久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制度已经初露端倪。正所谓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上古时代的青年男女也曾象“五·四”时期的新青年那样追求爱情的解放。《帝冻》篇正是写一位女子远离自己的父母兄弟去寻找自己的丈夫。“乃如之人也,怀婚姻也。大无信也,不知命也。”就是这样一个人,破坏礼教婚姻,什么贞洁全不讲,父母之命全不听。此诗写一个女子因追求婚姻自由受到当时舆论的指责,虽然是对该女子的讽刺,但却从反面反映出了当时婚姻不自由的情况和这位女子的反抗精神,是《诗经》中与其他爱情诗迥然不同的诗篇。
    有男女相恋,就不可避免的会出现失恋。所以,《诗经》里面也有反映失恋的诗篇。《郑风·狡童》就是一首描写女子失恋的诗。“彼狡童兮,不与我言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彼狡童兮,不与我食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那漂亮的小伙子啊,不再将我搭理;都是为了你啊,我一日三餐,意不甘味。那漂亮的小伙子啊,他不再和我吃在一起;都是为了你啊,我朝朝暮暮,全不能安息!全诗是少女的内心独白,形象的刻画了少女和爱人分手后的痛苦心情。但是少女没有受伤的哭泣,没有一味的怨恨,而是表现出一种怨恨和渴望交织的娇嗔,虽然分手了,但仍然对自己心爱的小伙子充满了爱恋。
    《诗经》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诗歌没有脱离生活,尽管在《国风》和《小雅》中出现了大量的爱情诗,但是我们可以从中发现,这些爱情歌曲并不是那种纯想象的意念中的爱情理想的表达,而是和现实生活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国风》是劳动人民在劳动中的歌唱,所以《国风》中的爱情诗也是和劳动紧密联系的。《邶风·静女》中“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彤管是红色管状的小草,而从下文“自牧归荑,洵美且异。”我们知道,这个女子是个普通的牧羊女,女子以一支小草做为馈赠,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但却表达了姑娘对心爱的人的爱恋和思念。而男子也珍惜玩摩,爱不释手,并不是这礼物有什么特别,而是因为美人所赠。主人公的感情表现得细腻真挚。所以在接过小草后通过夸小草光彩美丽来双关的夸赞自己心爱的姑娘。
    通过一支小草,姑娘和小伙子相互表达了彼此的爱慕和由于长时间不见的思念。在整部《诗》当中,像小草这样的意象出现过不止一次,可以说青年男女们的爱情都是通过这些与劳动密切想关的事物联系在一起的。例如《木瓜》、《匏有苦叶》、《采葛》等,都是和现实的劳动所无法割舍的,诗中所出现的那些事物也正是上古先民劳动的对象。所以说,《诗经》是一部劳动人民自己的诗集,诗中所描写和歌颂的爱情也正是劳动人民的纯真质朴的爱的话语,充满了生活和劳动的气息。
    与《诗经》中的爱情诗相比,同属先秦两汉诗歌的乐府诗和《古诗十九首》却表现出了不同的风格。《上邪》是一篇传唱至今的很有典型意义的爱情诗,“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全诗是主人公的自誓之词,海枯石烂,对心上人的爱情仍然坚贞不变。用五种不可能出现的情景表现出了爱情信念的坚决。
    古诗十九首中的《迢迢牵牛星》则写了织女隔着银河遥思牵牛的愁苦心情,表现了爱情受折磨的时的痛苦。“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时间和距离是爱情最大的敌人,虽然只隔着一条浅浅的银河水,却不能和心爱的人相见,思念的痛苦无法表达,只能终日以泪洗面,这种心情有几个人能够理解呢。牛郎和织女的故事只是古代先民的美丽的传说,但也是人们对自身爱情的希望和祝愿,希望自己的爱情不要像牛郎织女那样被银河所阻隔。
    仔细分析先秦两汉时期的爱情歌曲我们可以看出,汉代的情歌是一种唯美的,脱离生活的纯真的理想,它所缺少的是《诗经》所具有的独特的生活气息,仅仅是一种单纯的个人意愿的美。而《诗经》的爱情诗正是以其活泼的、大众的、生活的美闪光于浩瀚的文学海洋。

  评论这张
 
阅读(116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