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日一生

像明天就要死去的那样活

 
 
 

日志

 
 
关于我

我活泼,但决不轻浮,我有牢骚,但决不唠叨,我傻,但有时却比谁都聪明,我浪漫,但不会不着边际,我不沉迷于打扮,但看上去又美好,我很脆弱,但又坚强,我有才气,但很实在,我娇气,但不造作,我骄傲,但不势利,我世俗,但又清高,我美丽,但不卖弄,我机灵,但不狡猾,我爱情不那么顺,但总闷在心里……

网易考拉推荐

金陵十二钗判词胡解  

2009-06-05 20:51:06|  分类: 文化与品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件伟大的艺术品,摆在我们的面前,我们可以欣赏,可以品头论足,甚至你也可以临摩一件,或按自家意愿重新创作一件,都可以的,但不可以去破坏这作品本身。即便作品真有不妥之处,也该保持他的原样。况且,所谓的不妥,不一定真的不妥。作者故意令某处不妥,也是有的。这也和猜迷一样道理,猜不到,可以再猜,不能去改迷底或迷面。除非作者给了你更改的权力。
    断臂的维纳斯,没哪一个老哥为她接上另一条手臂。不是不能接,因为断臂是她的特色。
    判词为何从晴雯开判?为何以秦可卿结尾?
    因为作者主旨是“诛欲还真莲”,是“空情”。所以判词才把晴雯放在第一位。由情开判,告诉我们,一部红楼梦是言情之文,大开红楼之红门,大写一个令作者终生难忘的情字,用这情文,把读者拈进门来。有心的读者能照到这面镜子的背面,便知道空情是作者对读者的期盼,便能悟到秦可卿就是情可清。把秦可卿放在判词结尾,是告诉我们,最终要空那情字。
    金陵十二钗又副册判词
    其一:晴雯
    首页上画的,既非人物,亦非山水,不过是水墨滃染,满纸乌云浊雾而已。后面几行字迹,写道是: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
风流灵巧招人怨。
寿夭多因诽谤生,
多情公子空牵念。
    水墨染杂,满纸乌云浊雾,正是一情一文。显见,作者把情字看成了乌云浊雾。这情逢了如何?结果是散。心高如何?身却下贱。风流灵巧,结果如何?招人怨,招人诽谤,以至寿夭。这正是:“一切都走向反面,都是梦幻”,是作者判词及曲演的总的原则,也是作者写这书的原则。直到书之结尾处,宝玉还思念着晴文。但多情公子空牵念,暗藏情空。是令人知道这一切都是梦幻,不可执着。
    其二:袭人
    画着一簇鲜花,一床破席。也有几句言词:
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
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袭人性情温柔和顺,相貌似桂如兰。结果呢?都是枉自空云。按理应嫁宝玉,可结果却嫁了优伶蒋玉菡。也是走向反面。
    脂批言及作者后半部书中,花袭人出嫁后,麝月留在宝玉宝钗身边,代替袭人照顾宝钗宝玉,生活一段时日,但这一段书已丢失。程高本后四十回,仍是留下这一缺漏处,未敢补写,为了前后照应,采取的是连补手段。这种连补的好处是,丢失的书稿一旦找到,不至有大的矛盾处,还可顺利接榫。未找到失稿的话,读来也前后连贯,无矛盾可寻,同时也不伤作者写书主题。
    这一册,只此二人,一部书,是以情文西袭人,令人醒悟。
金陵十二钗副册判词。
    其三:香菱
    一首,画着一株桂花,下面有一池沼,其中水涸泥干,莲枯藕败。后面书云:
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
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
    香菱即英莲。莲即是荷花。自幼长在富贵家,所以根并荷花一茎香。结果呢?也是走向反面,那就是平生遭际实堪伤。
    后两句判词,是说薛蟠娶了夏金桂,从此,致使香菱走上死路。很多人认为,香菱应死在夏金桂之手。可这判词中,千查万看,也推不出香菱必被金桂害死。只能由两地生枯木推出:桂字,也即夏金桂。遇到她,才致使香菱香魂返故乡。谈到致使,便有导致如何如何含意,这导致,须个过程。
    书中所交待的事实也正是如此。请看:遇到金桂,香菱受尽凌辱,乃至金桂下药想害死香菱,真真苦到极处。金桂下药却错药死自己,香菱被扶正,这是因果报应。这正是由荣到枯,又由枯到荣,一个小荣枯。
    可福中藏祸,物极必返,最后,香菱为薛蟠生子难产而亡。
    是夏金桂之恶,才显出香菱之贤慧;是夏金桂之死,才有香菱被扶正。不是夏金桂之恶之死,何以扶正?何以产子?何以至死?
    书中所述事实,与判词无处不合。文笔特色和前八十回没有两样。
    判词把三个丫环放在前面,有其深意。名字连起是:情文袭人真应怜。红楼梦写的是情字,清的也是情字,由此可见矣。
    金陵十二钗正册判词。
    其一:黛玉宝钗
    画着是两株枯木,木上悬着一条玉带。地下又有一堆雪,雪中一股金簪。也有四句道:
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
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两株枯木是林字,悬着玉带,分明是林黛玉。林黛玉有咏絮之才。咏絮才,用的是晋代谢道韫典故。
    谢安雪天吟诗:白雪纷纷何所似?其侄谢郎说:撒盐空中差可拟。其侄女谢道韫说:未若柳絮因风起。
    黛玉有此文才又能如何?这般才女结果怎样?玉带林中挂而已。也是走向自己的反面。很多读者都希望黛玉和宝玉结婚,这样写也是一部书,可作者本义却非如此,作者本义就是让我们难受,在这难受中去体会人事无常。一个挂字妙极,令你无限联想。与那宝玉知心一回,宝玉却与宝钗结婚,挂也不挂?千诗万文,一死皆成梦幻,挂也不挂?千万莫怨作者,何不示黛玉以死。宝玉黛玉这般情爱,一个挂字了结,比那死字残忍得多。死不足惧,挂最悲哀。
    一堆雪,雪中一股金钗,分明便是薛宝钗。宝钗有停机之德。停机德,是汉代乐羊子的妻子,在乐羊子中断学业回家时,她停机断布,以厉丈夫继续求学。宝钗有这样的德行,结果如何?金钗雪里埋而已。这样贤慧之女,雪里埋已够残酷,千万莫说有埋应死的话。土里埋,断死还可;雪里埋,断死便是证据不足。可这雪里埋,即便不死,象宝钗这样德才兼备的大家闺秀,一心想出人头地者,真还不如死了好受。作者真是挖空了心思,一字一句都不肯放过读者。
    从诸家批文可断言,宝玉和宝钗成婚了。宝玉最后出家,正所谓悬崖撒手。
    其二:元春
    画着一张弓,弓上挂着香橼。也有一首歌词云:
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
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梦归。
    香橼上弓,暗含着元春进宫。
    二十年来辨是非,是说元春明理。榴花开处照宫闱,榴花开指女子出嫁,是说元春一嫁嫁到宫中,光耀家门。三春争及初春景,是说假家自元春入宫,家道由三春又回到初春的景致。结果如何呢?还是走向反面:虎兔相逢大梦归。第九十五回,元妃死。在虎兔相交之年死去,即立春在虎年,死在立春后一日,从命理上来说,便是兔年开始。名义上死在虎年,实则死在兔年,便是所谓的虎兔相逢。而这点点知识,可不是谁都知道的,只有对阴阳八卦天干地支都通晓的作者本身,才会有此笔墨。
    程高本,甲戌本,庚辰本,都写成“虎兔相逢”,这是原本墨迹;后人为了自己解释红楼梦多些根据,遂自作主张,改作虎兕相逢,以为虎兔不成比例,只有用兕才可与虎相对,并理解成围猎、宫庭之斗,这又是不知作者心了。还是那句话,读不懂可再读,迷底早晚都可解开;非改迷面,那就成了你出的迷、你写的书了,这如何使得?批书人言及的射圃书稿已不能再见到,后来读者去猜的话,便傻了,想想看,读过石头原稿的脂砚斋、雪芹未能补出,后人谁还敢补?这个漏洞便从此留下了。程高手头资料那样多,也未敢动手来补这些漏洞,任其漏着,如狱神庙之类,无一处补齐。所以读红书,多动脑,莫动手。
    其三:探春
    画着两个人放风筝。一片大海,一只大船,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泣涕之状。画后也有四句:
才自清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
清明涕泣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
    两个人放风筝,两人,是指贾政和王夫人,风筝暗示探春。大海大船,是说贾政王夫人做主,把探春远嫁到海一带的富贵人家。才自清明志自高,探春有才有志,连凤姐也不敢小瞧探春。这样的才志又能如何?生于贾家末世,远嫁到海,只能清明涕泣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了。才何能显?志焉能遂?这便是佛家所说的人世无常,便是佛家说的求不得苦,便是爱别离苦。人生八苦缠身,须慢慢读红楼,慢慢体会。
    其四:湘云
    画着几缕飞云,一湾逝水。其词云:
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
展眼吊斜辉,湘江水逝楚云飞。
    云与逝字,可定是史湘云。
    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是说湘云生在富贵之家,但也有一缺,自幼父母双亡。展眼吊斜辉,湘江水逝楚云飞。是说香云开朗,活泼,找个好丈夫,可得到的只是一点斜辉而已。婚后,丈夫得了痨病,活不得几年了。还是无常。这一无常,谁也逃不过。
    其五:妙玉
    画着一块美玉,落在泥污之中。其断语云:
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
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
    妙玉欲洁,结果不洁;妙玉云空,可结果未空。被贼劫到海中,终陷淖泥。人世间,不如意事七八九,求不得的。
    有人说程高本后四十回不该暗示妙玉自杀,这是不知作者心者,是读者不如程高处。在作者心中,正册之十二金钗何等圣洁,岂能令其落在淫字上?女儿家,落一个情字,作者还力主清之,何况淫了?暗示妙玉自杀,正是石头作者首尾相贯处,这正是程高高明之处。
请看批语:
    三十八回。妙玉忙命:将那成窑的茶杯别收了,搁在外头去罢。【靖眉批:妙玉偏辟处,此所谓过洁世同嫌也。他日瓜州渡口劝惩不?哀哉。屈从,红颜固能不枯骨各示】
可见,在瓜州渡口,盗贼对妙玉,一定是劝了也惩了,但妙玉还是不改偏辟处,不给他们面子,不屈从盗贼,偏以枯骨各示贼人。靖批才长叹一声:哀哉。屈从的话,凭妙玉红颜,就不能枯骨各示贼人了,就不会死了。这无异于赞叹妙玉“有骨气”。
    有人断句成“哀哉屈从,红颜固能不枯骨各示”,解释成“妙玉屈从了盗贼,红颜当然能不枯骨各示贼”。这样解释,单句看来也通达,可和前句连起,便不通达了。前句是说“妙玉有被世人嫌弃的偏僻、过洁,这偏僻过洁又不改。他日瓜洲渡口盗贼劝她了吧?惩她了吧?改了吗?正因为不改,才死了,靖批才“哀哉。屈从,红颜固能不枯骨各示”。显见是说,妙玉偏僻过洁,死也不改。靖批是在赞叹妙玉的偏僻和过洁。
    其六:迎春
    画一恶狼,追扑一美女,有欲啖之意。其下书云: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金闺花柳质,一载梦黄梁。
    迎春是贾家二小姐,当然是金闺花柳了。可结果如何?仍是走向反面,不如人意。恶狼是孙绍祖,迎春之夫。贾家对他家有恩,他却忘恩负义,虐待迎春。不足一载,迎春被折磨而死。
    其七:惜春
    画一所古庙,里面有一美人,在内看经独坐。其判云:
堪破三春景不常,缁衣顿改昔年妆。
可怜秀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
    惜春是贾家四小姐,是秀户侯门之女。结局如何?看破三个姐姐无常之苦,缁衣出家了。也是无常。
    其八:凤姐
    画一片冰山,山上有一只雌凤,其判云:
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
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可哀。
    凡鸟猜字为凤。凤是贵鸟,却落冰山,无常也。
    凤姐之干才,男人也多不能及,令人爱慕。一从,是说从上,讨贾母欢心;二令,是说令下行权,掌贾府实权。凤姐一生,争强好胜,露脸出头,可结果呢?“三人木”而已,即一个“休”字了结。这个休字,对凤姐来说,可比死还难堪。作者文笔这般锋利,刀子一般,凤姐这般人物,争了一生,居然还她个“休”字了结,真是妙极。
    其九:巧姐
    画一座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那里纺织。其判曰:
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
偶因济村妇,巧得遇恩人。
    贵,令你势败;亲,令你家亡。仍是走向反面。灾难来了,积得阴骛,总有救星,还是走向反面;你凤姐无心之下接济的刘姥姥,却成了巧姐的恩人,巧姐被救到了乡下,躲过一劫。画中含意,正是说巧姐被救村野之中;纺织,将来嫁到村野中的富贵人家,而成为贤慧主妇。
    程高本后四十回,关于巧姐结局的安排,是否原作者笔墨?从脂批来看,不全是。但雪芹或程高安排巧姐嫁到村野之邦,便已达到以无常来警醒世人的目的。嫁个富一点的,令巧姐得个稍好结果,是赞凤姐积阴德所赐,是因果报应,不是雪芹或程高偏爱。
    这也在告知读者及九泉之下的凤姐:恶故有恶报,可善也有善报的,你行的那点善事,终落在你女儿身上了得了善报。这都和作者的佛家思想息息相关,岂是曹雪芹或程高胡乱安排?细观红楼梦,除了照顾不到的微细处外,每一个细节,都是经过苦心经营的。何况这些大的骨架之处,作者及这些修书之人怎能不用尽心机?
    其十:李纨
    画一盆茂兰,旁有一凤冠霞帔的美人。也有判云:
桃李春风结子完,到头谁似一盆兰?
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
    桃李春风结子完,到头谁似一盆兰?便说李纨和其子贾兰,最后母以子贵。李纨守寡,终有个好的结果。有人以此说作者思想有问题,贾家本应大败涂地,不得翻身,可这贾兰明明便是星星之火,使贾家再有燎原之势,作者岂不有问题?不是作者有问题,是读者有问题,没读明白作者而已;若知道一部红楼梦,作者以无常和因果报应为基调,读者若是明白何为无常,就不会去怪作者了。
    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这两句是说,李纨如冰那般清,如水那般柔,这样的好人,又有这样的得了富贵的好儿子,将来会怎样?仍要走向反面的,终归仍是空,谁也逃不过这空的妒恨。冰水空三字,是佛法常用的一个比喻。冰不常在,能化成水;水不常在,能化成冰,一切都是无常,无常便是空,便是梦。里面也有不变者,那就是水性。人生也是如此,千变万变,不变的是真心自性。
    空和无常一到,当然便是枉与他人作笑谈了,便成了游戏笔墨的对象了。这便是月满则亏的道理。枯后便是荣,荣后又是枯,循环往复,无有了期。看罢红楼梦,不知这红楼是梦,依旧计较在那荣字与枯字上,纠缠在情字与爱字上,便是不解其中味了。
    十一:秦可卿
    画一座高楼,上有一美人悬梁自尽。其判云: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
慢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一情字,指秦可卿。高楼大厦,红楼红红也;美人悬梁自缢,指秦可卿悬梁自缢。藏一大迷底,那便是跳出红楼,在那“空中”,情才可清。
    空是佛家语,也即放下。从晴文之情字判起,到可卿放下情字,可见红楼主题,是令人看破情字,放下情字。一部红楼梦,也因此惹来被查禁之祸,因为,作者大骂大清的“情”字,和清字是谐音的。文字狱还没熄灭的大清国,焉能放过红楼梦?
    情天情海:一百十一回交待,“看破凡情,超出情海,归入情天”,正是情天情海幻情身。“警幻宫中,原是个钟情的首座,降临尘世,自当为第一情人”,这第一情人,是指宝玉的第一情人,即在此第五回书,太虚幻境中和宝玉有了情字,可卿此身当然是幻情之身了。这身字,甲戌手抄本、庚辰手抄本都写作身,但脂批改成深字。细分析,身字不可改。判词前两句,幻身、幻淫,本回便都见到了。一个身字,妙极,幻身,谁能知道此身是幻呢?
    情既相逢必主淫:宝玉之欲,逢了可卿之情,岂能不淫?即便幻境,也是意淫,以宝玉地位来说,也是爬灰。
    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单看表面,既骂荣府,也骂宁府,骂宁府更重些。实际上,更有深意。深意何在?到可卿判词止,读懂的,当然要清那情字了,换句话说要空了。佛家讲,宁住有如须弥山,不住空如芥子,住空比住有还可恶。住有败如来家业,住空更败如来家业。住空者是邪门外道。宁府之宁字,便是静,便是空,书中骂贾敬胡参,莫轻易看过。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