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日一生

像明天就要死去的那样活

 
 
 

日志

 
 
关于我

我活泼,但决不轻浮,我有牢骚,但决不唠叨,我傻,但有时却比谁都聪明,我浪漫,但不会不着边际,我不沉迷于打扮,但看上去又美好,我很脆弱,但又坚强,我有才气,但很实在,我娇气,但不造作,我骄傲,但不势利,我世俗,但又清高,我美丽,但不卖弄,我机灵,但不狡猾,我爱情不那么顺,但总闷在心里……

网易考拉推荐

没你的日子我迷失了自己  

2009-01-16 00:44:17|  分类: 比目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混乱而迷茫的女子。
    她的生命在黑夜中展开,在白昼里静匿。她是酒吧里的售酒小姐,白天睡觉,夜晚工作。这样的生活让她终日不见阳光,以至于让她几乎忘记了太阳的样子。她是寂寞的,直到她遇到他。他,大学毕业在一家企业做小小的部门经理,朝九晚五,作息严明,用世俗中最世俗的方式生存。他的老板,一个近50岁的离异的女人,岁月无情的流走在她曾经年轻而美丽的脸上刻下了深深的痕迹,可是丝毫也不影响她的精明干练。
    没有背景、身在异乡,生活的奔波与世态的炎凉让他几近麻木,得不到上级的赏识,一直自以为怀才不遇。他的老板终有一天发现了他,工作中肯也算有些能力。他知道,那个老女人对他的赏识更多是出于对他的喜爱。什么是生活?生活就是出卖某些东西换取另外的东西,比如出卖能力赚钱,比如出卖自己换取地位。这是社会教给每个人的生存本领。
    深夜,从他的女老板家里出来走了一条平时不曾走过的小街,路程离家远些,静些。发现路边有些许酒吧,他从不去那种地方,因为他的生活有严格的规律。“其实我有什么鬼原则?能为了往上爬变得如此龌龊,还有什么资格觉得那种地方混乱?”随便找了一间进去,里面的环境十分嘈杂。这是一间闹吧,里面放很大声的DISCO音乐,DJ不时用带有挑逗性语言引领疯狂乱舞的人群向兴奋的更高点攀爬。
    她走了过来,化着艳丽的妆容,带着一贯慵懒的笑容,重复着每天重复到麻木的语言推售某个牌子的啤酒。他安静的看着她,然后打断她,要了两瓶啤酒。看着在刺痛耳膜的噪音中、在黑暗里疯狂转动的投射灯下疯狂扭动肢体的人群,谁脸上的笑容发自内心?谁生活在真实的快乐中?有一种想要堕落的冲动无法抑制的涌现。
    “几点可以下班?”她来送酒时他问。和同事闲聊时,他们说起过很多酒吧、迪吧里的售酒小姐都兼职一样的做“小姐”。
    “再售10瓶就可以了。”她和许多年轻女孩一样,以出卖年轻、口才,以及偶尔出卖身体换取生存的需要。
    “我等你。”
    3:07分他们离开那间喧闹的屋子,走在空气潮湿的街上。刚刚下过了一场不大的雨,地面上有明晃晃的街灯投下的亮影儿,昏黄却令人眩目。一路上他们都很安静。她租住的房子距离那道街不远,不到10分钟的时间他们就到了。
    环顾她的房子,单间带浴室、厨房。除了宽敞的双人床,几乎没有什么别的物件。“我想先洗澡可以吗?”他问,想用多些时间平抚自己有些混乱的心绪。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种奇怪的事情,他不知道。
    “好。”她简单的说,带他来到浴室。对于这种不止一次的交易,她没有什么过多的语言可说。
    没有装修过的房间,却在浴室里贴着雪白的瓷砖。孤伶伶的沐浴头站在狭小浴室里的一隅,扭开水笼头,让微凉的水流从头顶浇下来。里面有一块橙色的香皂,带着香甜的木瓜的味道。细小的泡沫覆盖全身,他从挂在浴室门后的西服口袋里摸出一支烟,坐在铺着马赛克的冰冷地面上抽了起来。
    当他爬上她的床已经将近四点了。洗尽铅华的她依然漂亮。他喜欢她的脸上没有妆的样子。
    两支明明灭灭的烟在黑暗里闪着红色的亮光。他的手依然在她年轻的肌肤上游移,忽然把燃着的烟头摁向她的胸口,然后把她的叫声吞没在他的唇齿间。这个炙热的吻里充满了烟草的苦涩。
    “你变态!!”结束这个吻,她盯着他狠狠地说。
    “也许。”他的脸上带着奇怪的笑。
    “疯子!滚出去!”她怒骂。
    他却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我很正常,我只是想让你记得我。”这句话烙进她的心里,有什么被轻轻的触动了一下,然后她发现原来自己还有灵魂。
    此后的日子里,她的夜和他一起分享。他每个晚上离开女老板的家后都会到她的家里等她下班,他需要在她的体温里拯救自己将要沦陷的灵魂。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上了她,他只知道他需要她。
    “你为什么不找份正常的工作?”他问她。她年轻、漂亮,实在没有必要一直做这行,这是一份看不到未来的职业。
    “因为我喜欢黑暗,讨厌太阳。”她笑着,看不出她说的真假。
    “你家人呢?一个人?”
    “他们都离开我了。就像所有人一样,身边的人一个一个都会不见了。也许死了,也许离开了,也许只是躲起来了。谁知道呢?”她的眼中没有光彩,说这些时她平静而没有表情。他以为这样的话是悲伤的,所以说话时的情绪也应该是悲伤的。她的眼里却没有悲伤。
    慢慢的,他知道了她的故事。她的家乡在北方一个小村子,父亲死于酗酒。母亲带着她改嫁,继父竟然强暴了她。母亲气极了拿刀砍死他,然后自己也上吊自杀了。受不了冷漠的村邻对她的指指点点,她离开了那里,开始了一个人无尽的漂泊。当时她才只有15岁。她做过许多的工作养活自己,甚至沿街乞讨过,现在的工作最适合自己。只是她知道,她和这工作一样,都见不得天日。
    半年后的一天,她很久以来第一次在白天里保持清醒不去睡觉。她躲在浴室里,依旧是狭小的空间,依旧是干净得苍白。扭开水笼头,任微凉的水流把自己浇湿。带有木瓜香甜的香皂泡沫擦满了全身,这是她最喜欢的味道。带着一身的细沫,坐在浴室冰冷的地面上,燃一支烟静静地抽着。很久不曾看到过太阳的样子了,抬起头,透过窗帘的缝隙,她看到了躲在楼宇间的半个太阳,白色的光芒,很是刺眼。她知道,命运的残缺让她不配看到完整的晴日。
    坐在他第一次来时坐的冰冷的浴室地板上,把燃着的烟头摁向自己的胸口,耳边响起了一句熟悉而模糊的话语:“我很正常,我只是想让你记得我。”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也是她不再拥有灵魂的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