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日一生

像明天就要死去的那样活

 
 
 

日志

 
 
关于我

我活泼,但决不轻浮,我有牢骚,但决不唠叨,我傻,但有时却比谁都聪明,我浪漫,但不会不着边际,我不沉迷于打扮,但看上去又美好,我很脆弱,但又坚强,我有才气,但很实在,我娇气,但不造作,我骄傲,但不势利,我世俗,但又清高,我美丽,但不卖弄,我机灵,但不狡猾,我爱情不那么顺,但总闷在心里……

网易考拉推荐

六年等待只求一次肌肤相亲  

2009-01-16 00:31:40|  分类: 比目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安静地枕在楠左臂里,他伸出右手把玩着悬空在床头,飘飘欲坠的晴天娃娃,声音温柔飘缈:“六年前认识你时,哪里想到,你有一天会猫腻在我怀里热吻?”楠替我梳理额前凌乱的流海,他纤长的手指轻轻拨弄我的青丝,我的眼泪一下子开了闸,氤氲了心情。听,下雨了。
  我侧着脸,不敢正视他,轻声说。楠温润的唇吻上我睫毛,柔声说,风扇的声音。现在是五月,哪里来的雨水?楠的心跳逐渐缓和,体温随着激情的退潮一点点冷却,他漫不经心地抽出左臂,若无其事地和我并排走出宿舍。我们迈着碎步,保持着普通朋友间的自然肩距,车停在我跟前,楠客套地对我说路上小心,转身淹没在夜色里。
  车子开出很远,我悄悄回头只见一片漆黑,细雨在心里滴滴嗒嗒下个不停,相同的声音一遍遍掠过耳际“这一天,我等了很久。”楠不可能听见,即使听见,他也会调皮地笑笑,毫不在意地说“你太诱惑,我一时情迷意乱。”眼泪缓缓蔓延出眼眶,每桩心事都希望靠岸,梦想当真停泊那天,才发现它只登临了一半,被割裂的一半,更叫人心痛。
-------------------------------------------------------------
  与郭宇聊兴正浓,我突然收声,目光锁定在梁芸身后的一张脸孔上。白皙的皮肤、修长的身段和木讷中略带可爱的微笑。自从毕业分配到深圳后,母亲认定这座爱情空城里难得好归宿,于是我被迫与郭宇相亲,梁芸敌不过我的生磨死泡出席我的相亲盛宴,却带来了和我梦中情人一模一样的表弟——楠。梁芸和郭宇有一搭没一搭地拉家常,我定睛打量楠,顾不得礼仪风范,只知道,我的心因为楠狂跳不已。那个令我一见钟情的男子,由始至终维持着翩翩风度,仍我肆无忌惮的眼光在他身上扫射,他只是埋头吃饭,并不正眼与我对视。
  闲聊中,楠惊讶地说原来我们在一栋大楼上班啊,把你电话留下,有时间我们可以共进午餐。我颤颤微微地在他掌心写下一串号码,心跳若狂。郭宇每天一通电话邀请我外出,而楠的电话始终没有来,收音机里天天在唱“谁在想我,我在想着谁”,我的眼泪,一颗颗落下。
  公司每天提供中餐,我找借口拒绝在公司就餐,每天坐在公共饭堂一角,望着进出的人群,等待着。第13天,终于看见楠低着头踱着快乐的步子走进饭堂,我装出不期而遇惊喜,上前拍他肩膀,惺惺作态地说怎么这么巧啊!楠吃惊地瞪着我,继而灿烂一笑,真巧,他说。
  我终于和楠面对面坐着,安静地吃午饭,抬眼看见他,而他扬起头,也只能看见我。我轻描淡写地问他,工作很忙吧?说好一块吃午饭,就没了下文?哦,他爽朗地笑,眼睛里闪动着碎钻般的光芒,就连他的笑容,也和我的梦想如出一辙。想过约你,楠说,怕你男友误会,就作罢了。他不是我男朋友!我扔下筷子,急急地解释,那只是我妈同事的小孩,被迫出来见个面。
  明白了,那天你是相亲啊?楠淡然一笑,事不关己的神情灼痛了我的自尊,赌气说我感觉郭宇挺老实的,没准哪天真成我男友也不一定。哦,那就要恭喜你了,楠闪烁的眸子里淡淡的笑意。
  楠来电话问忙不忙,明明忙得双脚朝天,我还是淡定地回答他,不忙,需要帮忙就尽管说。我将会议纪要和总结报告搁置一边,仔仔细细地上网替楠找IC资料,主管颇有微词地在一旁厉色瞪我,可我就是没有办法停下来,我就是没有办法对楠说不字,哪怕只此一次。
  楠气定神闲地接过我打印的资料,理所当然地收进公文包。心隐隐作痛,为了他我被老板足足训斥了半小时,他居然连谢谢2字都省略掉了。吃什么?我请客吧。楠不由分说地起身,不一会,托盘里有我最爱吃的烟肉蛋汉堡和一只HELLO KITTY的玩具猫。楠将玩具塞到我手中,语气极温柔“给,开心点,你黑着脸的样子比包公还难看。”眼睛微潮,感动地问,你怎么知道我爱吃烟肉蛋汉堡?何止是爱吃?楠不经意地啃着鸡翅,满嘴喷油地回答,你每次来麦当劳就只吃烟肉蛋,三岁小孩都知道更何况我?倘若他不在乎我,怎么会注意我的饮食习惯?我自以为是地想,有泪雾蒙上眼睛,我仰起头不让眼泪掉下来。
  郭宇想方设法送来两张电影票,朱丽叶罗伯兹主演的“我最好朋友的婚礼”。我将票钱端端正正地交到郭宇手中,然后给楠打电话,有朋友多了两张首映票,你看不看?谈完正经事,我一笔带过地追加一句。楠淡淡地说,好,反正有空,我呼吸急速,匆忙冲进洗手间认真地涂了一脸色彩。
  楠看见我,张口就问怎么今天想起化妆了?心潮澎湃,故作镇静地:“公司来了大客户,化妆以示礼貌。怎么样,我化妆好不好看?”楠俯身,一本正经地端详我精心装扮的脸,久久,我期待的奇迹没有发生,你化不化妆都漂亮,他淡淡地回答。怅然若失地紧跟他身后,突然觉得了无生趣,任我装容再漂亮,楠也熟视无睹。入场前,楠买了一支500毫升的蒸馏水,领着我一前一后地在情侣厢坐下。楠的左臂与左腿,若即若离地贴着我右侧,他的呼吸在我耳边均匀起伏,掌心紧张得渗出手汗,悄悄抬眼瞄他,他正襟危坐地望着屏幕,神色宁静平和。
  朱丽叶罗伯茨与前男友热吻时,楠轻轻拧开瓶盖,喝下几口蒸馏水,伸手将瓶子递给我悄声问,你喝不喝?我接过瓶子,佯装镇静地仰头,贪婪地吞饮他唇齿留香的蒸馏水。楠低头定定地注视着我,心如鹿撞,我渐渐陶醉地闭上眼睛,却听见他淡漠的声音:“你很渴吗?”
  算了吧,拨出郭宇的电话号码,我在心底悄悄对楠说再见,沉默的割舍令我胃部痉挛,而楠浑然不知。趁着夜色,我悄悄靠近楠,右手的摆幅若有若无地轻触他左手,他依旧象朋友般,并排与我在月色下行走,偶尔说两句俏皮的笑话。我问他,你觉得郭宇怎么样?他今天正式向我表白了。答应他吧,楠说,你不也说他人很老实吗?然后他若无其事地挥手对我说再见,闪闪的眼光里看不见火焰。我偷偷地咬着被角哭,楠这般男子,大概注定只能梦中相见吧。擦干眼泪,打电话告诉郭宇,我考虑清楚了,我答应做你女朋友。
  越想忘越挂念,楠闪动的微笑重叠在我的生活和梦里,郭宇在时我常分神想楠,郭宇不在,我便全神贯注地想楠。五一节,我打电话问楠的节日安排,他嬉皮笑脸地说你现在是有拖家带口的人了,还想着跟我这个光棍混?要不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吧,省得你总孤家寡人的。
  我试探地问,他竟一口应承下来。断线的声音在耳边催促,我怔怔地望着电话,胸闷得喘不过气来。
  我在一旁偷偷观察楠打量余红的眼光,依旧淡然,我竟为此喜不自胜。卡啦OK包房里昏暗的灯光和煽情的情歌,令气氛突然变得暧昧粘稠,余红似乎很满意楠,明目张胆地伸伸懒腰,借口困顿,便枕着楠的双腿娇嗔地睡去。楠纤长的五指在余红的发尖游走,听得见心裂的声音,费心经营了五年,楠不曾牵过我一根指头,而他和余红,不过初次碰面。
  或许,我永远不是他想要的女人。我叫嚷着散场,仓惶出逃,讪笑着挥别抱在一起的楠和余红,转身,眼泪潸然。再撞见余红,假装不在意地问起楠,她目光犀利地盯着我:“那晚他吻了我,然后从此消失。”心痛一点一点扩散,痛极喜来,掩饰着庆幸向余红道歉,她煞有介事地:“信不信随你,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喜欢的是你。”惊喜,疼痛随之而来,只想痛哭一场。
  楠心安理得地接过我送他的礼物,禁不住我的央求,楠和我在哈根达斯的一角坐下。楠细心地将雪球分成若干份,温柔地对我说,这种地方,以后要叫郭宇陪你来,哈根达斯是标语是“爱她,就带她来吃哈根达斯。我和你来不适合。”我笑着作势打他,心里泪如雨下:可是楠,我送你的ZIPPO火机,何尝不是因为广告中“爱他,就送他ZIPPO”。你为何对我的付出视而不见,却又接受得心安理得?
  国庆,楠念念不忘高交会馆即将开幕的汽车展,我辗转托朋友弄到入场券,送到他宿舍时,依依不舍地告别那一片黑灯瞎火。楠在午夜来电话答谢,语气仍然温柔但客套,谢谢,很感动。他说,如果不是你,我八成以为送票给我的人喜欢我。我笑而不答,转诉余红的定论,楠哈哈大笑:“怎么可能?”可能因为我和你很投契,所以平日比较亲密才引人误会,以后我一定注意,他有板有眼地解释。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嗔笑着回敬,当你是哥哥而已,我和郭宇准备年前结婚了。
  认识楠开始,我学会了偷哭,学会了隐痛,就是学不会拒绝。因此,楠来电话后,我草草致电郭宇,另约时间试婚纱。楠一脸菜色地开门,恹恹的表情令我生怜,破方案赶了好几天了,楠哭丧着脸向我抱怨,实在是黔驴技穷只得求你帮忙了。
  大功告成准备回家,不忍看他一脸倦色,忐忑地征询:“我按摩手势不错,要不我给你按按?”好哇,楠爽快地答应,满是笑意的眼眸星火闪动。我颤颤的十指划过他光洁的背,微凉的指肚碰触他身上每一条神经,楠的喘息越来越急促粗重,突然转身深情地望着我,我灼热的唇不假思索地迎合上前……
  楠温柔地抚摸我背脊,声音柔软迷离,你这个傻丫头没事就喜欢瞎想,你不会产生负罪感吧?如果误了你的婚姻大事,我会良心不安的。
  楠是那么的温柔,从第一眼目光交汇,他就是温柔的、细腻的、知情达理的,和我理想中的情人不差毫厘。然而他的温柔,总害我掉眼泪,只能强忍着哭,学着他的口吻,满嘴不在乎地说大家成年人,自己对自己负责,谁要你来担当我?
  无爱之欢,空气如此稀薄,穿戴整齐下床,便如鱼离水,方才的缠绵不复存在。楠依旧是潇洒来去的楠,而我依旧是不久后,郭宇的妻子。楠不说,却用行动提醒我自己的身份,于是我们并肩穿行于夜色,象相熟已久的朋友,闲散地说些无关痛痒的话,然后楠挥手说再见,头也不回地走。
  楠是对的。如果不是我体贴亲近,如果不是我眼神迷离诱惑了他,我们之间,永远不会有激情入戏。楠说,我太了解你了,如同面对亲生妹妹,无法言爱。侵犯自己的妹妹,楠始终无法释怀,我用尽6年的等待,终于换来与他的肌肤相亲,哪怕他一时迷惑,哪怕我请君入瓮。
  是谁在唱,“我爱了你很多遍,每一遍都伤痕累累,但是我不后悔,后悔留在你身边。我等了你很多年,多年来从不曾改变,永远不为你流泪,只为你心碎。”楠从来不知道,这六年里我偷偷为他倾尽一生的眼泪。我一直有个强烈的愿望,从第一眼看见楠开始。我慢慢地等,心慢慢地冷,梦想靠岸时,心事被撕裂成两半,楠只看见左岸,如他所愿满不在乎的我。停泊在右岸的等待,他永远不会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