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日一生

像明天就要死去的那样活

 
 
 

日志

 
 
关于我

我活泼,但决不轻浮,我有牢骚,但决不唠叨,我傻,但有时却比谁都聪明,我浪漫,但不会不着边际,我不沉迷于打扮,但看上去又美好,我很脆弱,但又坚强,我有才气,但很实在,我娇气,但不造作,我骄傲,但不势利,我世俗,但又清高,我美丽,但不卖弄,我机灵,但不狡猾,我爱情不那么顺,但总闷在心里……

网易考拉推荐

改革中国视野中的郑和大航海  

2009-01-16 00:27:48|  分类: 古今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的中国海军巡弋在索马里海域,不仅仅是军事行动,在他们的背后,是一个古老的文明在向现代文明始终不渝的改革和创新,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向商品经济和贸易立国义务反顾的冲刺和跃进。
    如今,一只中国的海军舰队巡弋在东非索马里的海岸线,引起世界广泛而又深层次的关注。美国《新闻周刊》将中国海军的这次巡弋,比喻为“郑和舰队剿海盗”。不仅仅是我们自己,就连世界也回忆起了600多年前的郑和,600多年前的中国文化。记得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在月球上说过,我的一小步,就是人类的一大步。仅仅从军事意义上来说,这支中国的海军编队并不是什么庞然大物,也只是“一小步”,但引发起世界范围的关注和深远的波澜,恐怕还是我们绵长悠久的文化,还是我们的民族深深印刻在人类文明史上的人文记忆,中国新的变化,哪怕仅仅是“一小步”,可是如果和历史的血脉融合,与人文的记忆钩沉,那么这只蝴蝶的翅膀就会引起一场海啸般的震撼。
    中国·非洲·剿灭海盗
    在明朝初年,中国官方有一张世界地理图,叫《自宝船厂开船从龙江关出水直邸外国诸番图》,她是由郑和主持绘制的,全图使用的是中国古典的的山水画法,配上所记的针路和过洋牵星图,以中国南京为起点,最远到东非肯尼亚的慢八撒,到南纬四度左右为止,包括现在的亚洲和非洲,所收地名有500多个,其中亚非诸国约占300个,相当准确地记录了航向、航程、停泊港口、暗礁、浅滩的分布,详细纪录了郑和大航海全部航程中开辟的众多新航道,重要的出航地点有20余处,主要航线有42条。记载之科学,方位之准确,航线之丰富,都是世界历史上的“第一”。在这张海图上,有个地方的名字叫“卜剌哇国”,就是今天的索马里。
    公元1417年六月,明永乐十五年五月,郑和开始了第五次下西洋的远航,在这次航行中,郑和舰队跨越了印度洋,来到了今天的索马里,据《星槎胜览》(卷四)记载,“自小葛兰国(今印度喀拉拉邦西海岸的奎隆)顺风二十昼夜可至。其国濒海,堆石为城,垒石为屋四五层。厨厕待客俱在其上。男子拳发四垂,腰围梢布。女人发盘于脑,黄漆光顶……”当时,踏上索马里土地上的中国人,有27000多人,这个数字有着怎样的历史意义呢?哥伦布航海的人数在90-1500人之间;达伽马船队在170多人;麦哲伦航海的人数265人左右。当一个国家能讲27000多人输送到非洲,这不是一个数量的多少问题,她展现了明代中国的科技实力、文化气魄,以及一个民族的积极探索的进取精神。
    美国的《新闻周刊》联想起的“剿海盗”,只是郑和不是在非洲剿灭海盗,而是在东南亚。当时,在马六甲,一个自称“海盗王”的匪首陈祖义,长期盘踞,横行一时,海盗最多时超过万人,战船将近百艘。这支海盗,是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大,也最为猖獗的,东南亚诸国打不过陈祖义,无可奈何,望洋兴叹,郑和下西洋,马六甲是必经之路,陈祖义小看了郑和的实力,结果,郑和舰队利用火攻战术,全歼海盗舰船,击毙海盗5000余人,郑和又指挥舰队乘胜追击,生擒了陈祖义,一举剿灭了马六甲海盗,彻底疏通了这条当时贯通欧亚的海上交通线。正是这一战,打出了明朝中国的国威,才使得东南亚诸国纷纷望北归心。
    败家子郑和,不必过分美化
    我们不能对郑和航行进行简单的“翻案”,从全盘否定,到全盘肯定,过分极端化的来回摇摆,其实离人文科学的原则相去甚远。
    官修的《明史》上大体有两种相反的评价,一个是宣扬国威,压服四夷,第二个则是劳民伤财。想一想,也有正确的地方,郑和一举剿灭海盗陈祖义,让东南亚诸国真正感到了明朝的军威国力,所以,才会四海宾服。其次,诚然郑和舰队开展了大规模的贸易活动,中国用自己的特产作为赏赐品,来换取各国的朝贡品。这在当时的世界上都是最大的跨国贸易,可是,这种贸易却忘记了最核心的商业原则——追求效益和等价交换,这种贸易不尊重商业原则的时候,也就变成了毫无经济学意义的“买卖”,比如,外国给郑和奉送的香料,郑和来者不拒,慷慨地回赠名贵的瓷器、丝绸,根本不遵循等价交换的原则。有一次,郑和船队回国,带回了大量的胡椒,国库盛不下了,明成祖只要分赏给文武大臣,而大臣们拿胡椒也没什么用处,结果,付出了大量的瓷器、丝绸,交换回来的只是北京城弥留不散的胡椒味儿。
    无论是大修长城,还是兴建故宫,以及郑和下西洋,明成祖朱棣的这些大举措,全不被封建小农经济所能容纳和自我吸收,无不是耗费国力,只进不出的“面子”工程。朱棣晚年,国库空虚,国家财政濒临破产,封建中国实际上已经承担不了郑和下西洋的成本费用,朱棣只好下旨告停。明宣宗即位后,虽然也想粘粘成祖的风光,操办了两次郑和下西洋,可惜,最后,还是国力所限,被迫告停。随后数百年,即使清康乾盛世时期,也没有举办过类似郑和下西洋这样的举措。很久以来,人们把郑和航海的夭折,归罪于封建中国的闭关锁国政策,其实,这是错误的。即使明清开放,郑和航行这种大举措也注定难以为继,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的国力不行,实际上,无论哪个大国都没有这样的实力,在不遵循经济贸易原则的前提下,一味要无休止的赏赐来博取政治上的虚名,只会带来国民经济的巨大损伤。
    两万人的郑和,败给了200人的麦哲伦
    郑和和哥伦布、达伽马、麦哲伦的根本区别在于,郑和是国家行为,而其他人只是个人行为,郑和实现的是纯粹赏赐的天朝恩宠之心,而其他人则是基于冒险投机的商业精神,因此,我们发现,郑和航行虽然能够举全国之物力,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可是,效率低下、违背商业法则、内部经营混乱、财务审计形同虚设,这样的机制,这样的实体,即使能够“走出去”,可是依然难以持久,大投资、大投入、大运作,交换回来的却是大失败,大亏损。在这个角度,郑和倒像是个某大型国企的CEO,辛辛苦苦,漂洋过海,走出去,不遗余力,可是,效果总是不理想。这也是康熙乾隆时代,国力复兴,却依然对跨洋远航无动于衷,也就是看到了郑和下西洋给明代国民经济造成的巨大亏空,才不愿意搞下去。
    明代两万多人的航海舰队,麦哲伦的舰队只有200多人,论历史性的成就,前者远远不如后者。为什么两万人败给了200人?原因就是人文的较量,不倡导民间的创新精神,不倡导开放型的冒险精神,仅仅靠着封建国家的推动,实现历史性的人文飞跃,是远远不够的。
    这样分析郑和和他的远航,并不是否定它,而是通过这个案例,说明现代人文需要民间的创新力和思想力,需要在激励冒险和探索中,遵循严格的商业贸易规则。
    改革的中国,才会迎来真正的海权时代
    郑和下西洋,真正被历史铭记的不是宣扬国威,而是他所承载的文化内涵和象征意义,可以说,没有改革的中国,也就没有中国真正的海权时代。
    美国人阿尔弗雷德·塞耶·马汉写了一本《海权论》,以贸易(指商品输出)立国的国家,必须控制海洋。夺取并保持制海权,特别是与国家利益和海外贸易有关的主要交通线上的制海权,是国家强盛和繁荣的主要因素。要夺取和保持制海权,必须具有占优势的海上实力,即强大的舰队和商船队以及发达的基地网。重视大海,重视海权的文化前提,必须是“以贸易(指商品输出)立国”,明清中国自给自足,以小农经济立国,这个时候,郑和出海争的不是海权,保的也不是海权,海权对于小农中国来说无足轻重。
    可是现在呢?三十年来,在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大国里,僵化的封闭的计划经济体制日渐瓦解了,中国的经济、社会和文化正在以不可逆转的姿态向商业社会转轨,向以外贸为主导型的经济形态转变,向以商贸立国的方向迈进。在这样一个时代的大前提下,我们重新反思郑和和他的航行,才会有一个真正有意义的角度,才会给人们带来最切合实际的启迪。
    科技创新和文化创新
    科技在海权时代,起着最核心的竞争力,以郑和下西洋为例,中国自古以来就是造船与航海事业相当发达的国家,到了明代,中国的科技水平又达到了新的顶峰。《明史·郑和传》记载:“宝船六十三号,大船长四十四丈,阔一十八丈。”相当于现代船身长约138米,宽约56米,这种巨型海船充分显示当时中国造船业已经遥遥领先于全世界。至今残留在江苏省南京市下关的龙江宝船厂“上四坞”、“下四坞”等作塘和水道。作塘呈东西向,与长江的夹江相通,便于宝船下水。作塘很大,经现代实测,长约500余米,宽约40米。龙江宝船厂是明朝大规模造船基地和停泊中心之一。不仅造船技术发达,而且,航海技术也达到了历史的高峰,郑和大航海综合应用了天文导航、罗盘导航、陆标导航、测量水深和底质等多种导航手段,如《西洋番国志》所记载:“砍木为盘,书刻干支之字,浮针于水,指向行舟。”这种航海技术,在当时世界上是极其先进的。
    开放的人文视野和善意的国际事务参与态度,对今天的海权中国,起着积极引导的作用,郑和下西洋,27000多人的庞大军队,所过之处,秋毫无犯,没有掀起大规模战争和掠夺。郑和大军给东南亚留下了和平和安宁,给非洲留下了瓷器、丝绸和中国麻将,这种文化的传播,和善意的国际姿态,博得了历史和世界的好评,比如,英国著名汉学大师李约瑟这么评价到:东方的航海家中国人从容温顺,不记前仇,慷慨大方,从不威胁他人的生存,虽然有恩人自居;他们全副武装,却从不征服异族,也不建立要塞。
    英国著名历史学者保罗·肯尼迪说郑和舰队的规模远胜西班牙无敌舰队,但中国人却并没有因此张扬跋扈,“中国人从不抢劫和杀戮,这与葡萄牙人、荷兰人和其他入侵印度洋的欧洲人不同。”
    美国学者詹姆斯·赫西昂这样评价郑和:“由于缺乏一种更好的词汇,我只能称之为真善美。”
    今天的中国海军巡弋在索马里海域,不仅仅是军事行动,在他们的背后,是一个古老的文明在向现代文明始终不渝的改革和创新,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向商品经济和贸易立国义务反顾的冲刺和跃进,在改革的中国,科学技术和现代人文逐渐进步,日渐完美地融合,这才是三艘中国军舰引起举世瞩目的关键所在,西方媒体把今天的索马里海域形容为一个“新的世界”,没错,改革中国的人文、思想和商业魅力,让郑和的身影走出了明朝的记忆,走向了一个大国崛起的未来。【文:wenhuapeiyu】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